本窝在沙发和茶几缝里专注PC13hperday的机器人宅女鼓动着千年宅女奶奶出门进行了一次次晚间看大河和星星活动。

这位可爱的少女仍旧保留着晚上出门手端电筒的习惯的习惯,探照事物指点山河宛如十分帅气的captain本tain。

问我上次来没来原地望过江,我记得傍晚来过,问什么时候来。脑中闪过“黄昏”“夕阳”“傍晚”“日暮”等书面词汇,终于搜索到“太阳落山的时候”才算说出口。

再想的话,那个时间的记忆习得是“快回来吃饭啦”“天要黢黑了”“太阳落土了”。

记录这用于脑内检索莫名紧张的十几秒。


在晨曦中穿越人流到达杨梅竹72号院
真的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背对帝都中轴线上与红霞相伴的古老建筑
跑进这片喧嚣着的街区
胡同混杂着蓬勃的人声和吃食的香气
大叔阿婆永远粘在向街椅子上放空
南瓜花也已经开满平房屋顶
落日的时候默无声息地蜷起叶子

虽然有时累到睡不着
但是在这里
筹建更新古老城市的各种活动
在天晴有风时跑院子里曰移动办公
通过可能爬黄鼠狼的小窗观察天色
享受暴风雨落在木板上的声音

一起料理漏雨的内合院
整理房间去打开一扇奇怪的门
为一个细节设计各抒己见
包容每个人的中二、不一样和勇敢
叫嚣着要举行创新部内购会
甚至是琢磨供应商的怪癖和各自的星盘
都很可爱啊

阿姨包含名叫小黄小黑小灰奶牛的猫和乌龟兔子鹦鹉的家越来越像个动物园了
而临近设计周的72号也成长到有了更多的情感和人
今天院子里闯进一只纯白的的流浪猫
我啊,要暂时再见了
谢谢你们如此cool

用力,深深地,拥抱。

Peace.


归属感 无由而起 击中




sense of belonging occurs somewhere you re not prepared

嘛,出人意料的日常。
比如塞给身体一口大水后,不加思考地把水杯放回地面,过了好一会儿,余光它告诉我杯子的身高有些刁钻。













很意外吧。好像也不是很普世的一个开心的点。但是很开心呢。
哈哈哈

🦋

一个瞬间

你以后在哪里呢

有一群人毕业了

在管乐环绕的大厅

怀抱展板和prototype匆匆经过

走向花和酒会

没有风

有两个人

穿着白衬衫

从容地走上楼梯

时光缓慢

没有遐思

一个不熟识的人
二十左右的年纪
他的朋友今天告诉我
他病逝了

在我像根木头一样封闭的高中时代
独独有这样一个人在微博上找我要过qq
他的名字很少见
我踌躇一下
以为只是个无事想闲聊的人
便很冷酷也自以为谦和地拒绝了
那个人也没有坚持

后来经历手术高考长大等等
在清华军训的时候
他的朋友找到我
告诉了我隔很远班级的他
喜欢过我的种种细节
我不曾晓得的那些
看我在很多人插队的青冈二楼买宵夜,便不好意思再插队地排在后面
找我的同学要联系方式,被问原因后就没在继续
和朋友说担心自己是差生班的人,可能不会被接受

敏感偏执的我想
那还是不够喜欢,所以放弃了啊
对他的记忆
是一种能够记住的惊异感
也是一种默默的感谢和祝愿

听闻在高中那个黑暗卑微的年纪
竟有一个人为你的美关过心
就像突然知道
一块习以为常的黑色石头
扣开后也有好看的颜色
但转念想他也应该早已忘了
早已有了另一群人关心
早就开始与我无关的生活

只是
今天我突然知道他病逝了
他原来在我看不见的地方
承受来那些无人回应的难过
他悄无声息地
不再活着了

我不知道怎么说
也不知道怎么在和他朋友的聊天框里打出安息这种话
我只是突然有点难过

有些默然的祝愿
到头来也没有回声

我记得他的

一张丝网印刷

我不知道怎样爱你

长到21岁的年纪
一个人住

刮寒风的春天
这句话
出现了
像小时候按进田里的绿萍
悠悠地浮上来

在网上搜索
发现它
也是一首诗名
我读过又忘记了的
一首诗
更年少的那个时期
只知莫名惆怅

“彗星是一种餐具
月亮是银杯子”
“风在粗土中叹气”

我不知道怎样爱你